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传胜(邵东)的博客

诗歌文化传播

 
 
 

日志

 
 

远去的恋歌与回响:范朝阳诗歌作品赏析  

2011-07-13 12:50: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范朝阳作品中的意象、修辞、非凡的想象和合乎语法规范的词句,严谨的平静的表象覆盖着波涛汹涌的深情、发人深思的哲理以及与众不同的俏皮,总给人意想不到却是情理之中的美学享受。他的俏皮是与幽默、机智、诙谐、反讽、率性、本真等元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作品《先锋1号:梳妆》里,他看到妻子“一个早上都在梳妆”,“辫子乌黑发亮/脖子瓷器一样光洁/嘴唇象果肉一样新鲜”,如果说这些比喻有点象闪亮登场的马戏团小丑的戏剧效果,那么接下来的俏皮“她眉间远黛使我们隔行如隔山”在令读者忍俊不禁的同时,却又步入另一种雅致幽远讳莫如深的情怀与境界。“她一个早上都在梳妆。/创造,改革,批判”语气中的严肃与煞有介事恰恰泄漏了微妙的俏皮幽默,“她一个早上都在清理广场。”使我们的阅读一下子显得辽阔,当然,我们的快感是从作者的夸张变形的修辞与想象中获得的,“清理完毕,她回过头来/她秀秀气气的锈迹斑斑。”敏锐地矛盾地突显了俏皮的效果,彰显了艺术感染力。弗洛伊德说,女人实在令人难以忍受,是永恒麻烦的源泉,但她们依然是我们所拥有的那一种类中最好的事物。没有她们,情形会更糟。康德说:“不学会幽默和风趣 ,人就太苦了。”我想 诗人 范朝阳应该是最心领神会的。


    《末日,末日情人》中的语言:“也许你的眼光至今已被岁月/纺得很瘦,很锐利,并有一点点执拗/如我胸前的别针/但我记得。记得你的牙床/长年有新鲜的硅藻的气息……”《绝响·十八》中的“举手宣誓/或者/举手投降/凡事/在此一举”……等等,信手拈来又恰到好处的调侃与俏皮,犹如润滑剂,使阅读更加快乐流畅。而作品中的深刻让阅读更加冷艳独具品味。《绝响一》“世界,我身无长物/只有一颗高悬的/悬而未决的硕大的/问号一样的/头颅”,《绝响二》“家乡的扭动的小路/投奔他乡”,《绝响三》“年轻的时候/要去会一会胃溃疡的海/年老的时候要去看一看肾结石的山/”,《绝响十七》“夜色一样悄悄分蘖的手指/冰蚕一样的手指/我被你定义/你被我引伸”,《采桑子》中“我也只是一个通体透明的俗人/只是一个月光豢养的食客/而且在老外婆的皱纹里/不知高低,容易迷路”《夜歌二》“今夜,你我腹背受敌/把下巴搁在彼此肩头/微饧的轻掩的眼波/算不算一种/警醒的/瞄准”,《预言》“我是赤身而来的/命运呵/人生将是你怀中/一次悲壮的/肉搏”,《末日,末日情人》中“于今我佝偻在圈椅里/被命运圈点一生、窜改一生/茫茫人海,我被镂空成为沉默的岛屿”关于生与死、理想、青春和命运的种种,范朝阳的哲思风一样吹拂而去,只留下挣扎后的苦痛印记,让读者进入沉静的境界,品味“一种呼救的姿势”、“一种扼腕叹息的姿势”、“一个傲岸的引颈就戮的姿势”。

纵然俏皮和深刻是范朝阳作品鲜明的个性特点,诗歌首先应该是抒情的,范朝阳处理得不露痕迹,举重若轻。我是说他的技术层面。他的优美抒情通过诸多我们共同熟悉的意象展开:“风筝、风车、斑鸠、桑椹、采桑的女孩子、月光、外婆的皱纹、水光、阳光、女郎、梨花、野狐精、美梦、大地、天空、菊、影子、爱情、楼道、小路、眼睛……”通过这些平凡的物事,故乡与童年便具体了,亲切了,抒情也就更结实更有感染力了,《绝响三》“要去会一会海/要去看一看山/我的满目疮痍的故国/我和它们/有山盟海誓/有地老天荒”《绝响四》“我不会唱歌/我只能歌唱/一成不变的歌啊/永不成调的绝唱/唱彻古老的殿宇,苍苔/容易挥发的阳光和梦想/歌唱,歌唱/使我便秘的歌唱”《绝响十九》“母亲老矣,情人去兮/生身母亲,真心情人/竟是被皱纹线装的/并已绝版的/古书/一面温酒/一面温书/我 热泪纵横/纵横驰聘”用古书作比喻,不是范朝阳的发明,但加上定语“被皱纹线装的”那就打上了其个性烙印,而且在阅读中热泪纵横纵横驰骋,给读者的感觉是,诗人激情是呈螺旋式上升的,一咏三叹,回环往复,情意绵绵,永无绝期。在《梦》中,“而我因着她们的邀请,将在/阳光的琴弦上洗着手指/直到一枝叶脉引我到/最深最开阔的梦里去……”在《采桑子》里“我看见刺痒的阳光/魅惑的水光/看见/涉水的女孩子/采桑的女孩子/象斑鸠一样偷食桑椹的/生雀斑的女孩子/女孩子们/酒/性/发作/我看见她们走近和走过/看见许多紫裙子和蓝裙子/看见罗敷。美丽的饲蚕的罗敷/美丽得放蛊的罗敷/恍惚之间她竟老了,垮了/曾几何时她是我孩时女友/曾几何时她是谁家新妇”电影蒙太奇的手法,时空的重叠,意象的变形与变换,使画面美丽,清新,在忧伤中摇曳美丽。接着,诗人说:“窗外有风。在风中/无言以终老了的/可有庭中的桑树/惶然推窗。月光和我/面面相觑。”宛如散文一般的叙述,貌似平静的江流,轻轻地掩盖不被察觉的心痛。桑树和月亮多么古老,但诗人需要它们出席见证。罗敷是谁?如此古典伤感!诗人不止一次提到的女孩、女郎、野狐精和这位《诗经》中的美女有什么关系呢,是穿不同衣服不同时间地点不同版本的玉照吗?或者本就是诗人心中挥之不去的自恋、单相思、修辞手法隐喻?王国维觉得整个《红楼梦》就是一个大的隐喻,范朝阳的美女意象是否隐喻着心中的故乡,童年或者若有若无的某一种情绪?在《夜歌二》中“金瓯无缺的恋人/玉漏不催的时分/我是你 这辈子 最初的信仰/你是我 下半生 最后的钟情”算不算是答案呢?我想起康德另一句名言,要评判美,就要有一个有修养的心灵。我在范朝阳的诗歌里,听见关节塌方,听见老去如同雪崩,听见最美最轻柔最有个性特色的抒情。而且抒情、哲理和机智水乳交融,相映成趣、成画、成绝唱、成最美的诗,成一道靓丽的风景。故乡与童年,大地与岁月,爱情与希望,物事与记忆,是飘散在原野的恋歌,在渐行渐远中回环往复,令人销魂拒腕叹息。


      我要特别提到近二期《邵东作家报》阳春诗会选发的范朝阳作品《流年》、《风车》、《老锁匠》,诗人通过选取乡村印象中的若干片断,溪流潺潺、袅袅炊烟,漠漠水田、白雾蒙蒙,晨课和童谣在一株稻香里播粉缠绵,十六岁的我在风中,坐在神奇的风车上和心中的恋人相爱,而老锁匠用他一肚子的故事和经验,拿出来招待熟客和过路人,这些纯粹美丽的片断,让我们想起沈从文笔下的古老湘西,年轻的范朝阳用他的纯情诗意打造童话般的故国家园、桃花园、理想国,令人回味无穷。当然,这是诗、艺术,回到现实的读者,肯定不能把艺术当成历史,不能把隐喻当成真实,不能把形而下当成形而上。

春夏之交的恬淡下午,我在邵东法院办公室见到英气勃勃的年青诗人范朝阳,他认为诗歌应该是真性情的表达,表达方式与效果则是诗人各方面素养的综合体现。事实上,我对话的诗人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身份:法官。严谨和细致,时常体现在创作里。他在一篇红极一时的网络文章里说:“十年寒窗拿到学位证书那张纸,不够糊窗,不够遮风避雨,不够让我的人生丰满厚重……”我相信他诗歌中艺术的真实。如果不是生长于大地,花朵和果实肯定都是空中楼阁。范朝阳每一首作品,诗意的表述,犹如大地深处的树根,轻轻地触动或者说在真实地按摩读者的某一根神经末梢,某一处体验与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