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孙传胜(邵东)的博客

诗歌文化传播

 
 
 

日志

 
 

天地同攸 母爱如歌  

2018-01-04 11:40: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序《母爱如天》

◇冰洁


        我惊讶于向明从理科毕业生到文字工作者的转型。几年前,我们一起在诗歌庄园里相遇。那时,他还是在校大学生,学的是理科,但却疯狂地热爱着诗歌,并不断有新作发表。他的诗歌,写家和亲情的居多,多真情流露,纯净如水,令人心舒气清。

        短短这几年来,他写作的进步不时带来惊喜。“母亲啊,就让我成为你的眼睛/当阴霾意欲闯入明净的天空/拂去肮脏的记忆/你的眼前/远山,还是山/近水,还是水”(《成为母亲的眼睛》),一口气读完,就能明显地感觉到一股火热的赤子之情扑面而来,甚至有惊鸿一瞥之感。诗的本质在于抒情。他诗歌作品里的情感元素密集,底色纯净,真实可信,不矫揉,不造作,不媚俗,纯属自然流露,一针可见血,一触能及本质。又如向明写《父亲的手》:“父亲的手在岁月的岩石上/磨练成一把利斧/向生活劈去,向人生劈去/劈碎痛苦与忧伤/劈出甜美与幸福//多么伟大/父亲的手,将黑夜变成白天/多么伟大/父亲的手,将日子抹上朱红”。

        诗人都是目光敏锐、心理能量极为丰富的,他们对客观世界的感知与把握、对理想的追求和对生存价值的体认,往往不明说而是给情感或思想以形体;借此言彼,利用事物的相似性,运用象征、隐喻、比拟、暗示等手法,以实写虚,以虚写实,曲折而对应地把事理说得富有意味,将意义体系隐藏在形象体系背后,作者从而在想像和思维的双轨运行中完成创造,而读者则通过“还原”语言形象的双重意指和再造,获得一种审美的快感:语浅味浓,能濡染心灵;多义别趣,可澡雪精神。如《雨中百合》:“一颗硕大的雨滴/打在了百合的唇上/她的头/轻轻地荡了荡//接着是/两滴、三滴、五滴/……无数滴//她的头/就这样/荡来荡去//这样的清晨/我却看不见半缕忧伤/只看见,一缕生命的阳光”。这首诗采用的拟人手法增强了作品的亲切感,并且把诗歌形象转化成了一种象征或隐喻。而隐喻在这里又可以是反方向的,即“雨中百合”是对人的拟写。再者因这首诗从独特的角度让新颖的诗思进入吟咏对象,使象征超越普通的实物升华了人格精神。

       大学毕业后,他却“果真”转型做起了文字工作。在北京时,我们仍时常保持着联络。令人欣喜的是,他因“诗”而“歌”,又在歌词创作方面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走上桥头,看过杨柳烟波/登上山岗,看过田园春色/这里有我最爱最爱的土地/这里有我最恋最恋的花朵/这里有我最亲最亲的人啊/这里有我永远不变的乡愁/这是我的家,这是我的国/那首唱过千遍的歌,永远在心中唱/我爱我的家,我爱我的国/前面阳光洒满,我们努力开拓。”比如这首《这是我的家,这是我的国》,语言形象生动,富有张力;写景虚实相映,情景相生。尤其是作者灵魂深处所隐含的古代知识分子的高尚情操及现代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在这件作品中,也得到了相应的锤炼和升华。在该书中,歌词作品也自然占了较大的比例,作者贯以独特的山川风物、社会观察、内心情感勾勒出审美心理最初的轮廓,静态的作为写作素材和半径背景,动态的作为创造艺术世界的欲望和契机,从而“打磨”出凝练的词句,语言通俗上口,却又寓意深刻。

       突然有一天,向明告诉我他母亲已仙逝。“是那前世的约定/让你今生给我一个家/无论贫穷荣华/我都会永远守护着它/是那前世的约定/让你今生做我的妈妈/无论病啦老啦/我都永远爱你到白发如花……”(《再喊一声妈妈》),顿然,我与世界一同在静默里震惊。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了“诗”与“歌”的单薄,他需要更淋漓尽致的诉说,因此又添散文以记录母爱,并合而成集册《母爱如天》。他诚请我作序,我自然无法拒绝。因为我深深赞同他以此方式缅怀母亲的“惊人之举”。

        在一页页如诗的散文里,透过温存的文字,我看到一个母亲佝偻着身子,用痉挛的双手,吃力地张罗着生活的每处旮旯,不停地在屋前屋后忙碌。她沧桑的脸上,总挂满笑容。母亲原本是一个美丽开朗的女人,因为命运的玩笑,成了一个手脚痉挛的残疾人。但她顽强地与命运惊心动魄地搏斗着,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她的家园梦,是他一生的粮食,也将是儿女们一生的粮食。读《母爱如天》,似乎有点像老舍先生的《我的母亲》,在波澜不惊中的行云流水,散发出人间最美的大爱。但丁说:“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便是母亲的呼唤。”在《母爱如天》里同样得到了印证。在《妈妈的微笑是最好的奖励》里,面对获奖归来的儿子,贫穷的母亲拿不出任何奖励,唯有用最灿烂的微笑,给其一生成长的动力。在《儿大方知报母恩》里,他帮妈妈洗衣做饭、挑水浇菜,用儿子的成长映衬母爱的温暖。在《我给妈妈过生日》里,他写了一次帮母亲张罗寿宴而乐此不疲的喜悦,切蛋糕、送蛋糕,琐碎平静的细节,没有惊天动地,却让人热泪盈眶,为之动容。

        在《悠悠“慈粑”情》里,他借字谐音,巧妙意会,“每至冬日,我依然会时常梦见,母亲用手背按糍粑的情景。而我,依然会在旁边倾听母亲给我讲着大道理,完了冲着母亲说,这糍粑呀,其实应该叫‘慈粑’,心字底的‘慈’。”又如,他在《一头是儿子,一头是女儿》里这样写道:“母亲每次出门干活时,总是挑着满满的一担,一头是儿子,一头是女儿。脚下路,一头是汗水,一头是希望。”而在《我们搬新家》中,即将见到新房时,这样表达他的心情:“我的心跳总在不断地加速,竟像是马上要见到梦中的新娘。”似乎没有比这更好的妙喻。他把诗意和修辞完美地融汇在深深的感动之中。

       母爱如天,祭奠如歌。如歌的行板,行板中的慢板。黑白交替间的岁月,泪光中浮现惊艳的画面:青山绿水的小村庄,太阳、月亮、小溪、油菜花,被一次次特写;村前村后,母亲的微笑,母亲的呼唤,被化作刻骨铭心的温暖长存。那么,伟大的母亲,儿女已长大,诗歌已轻轻地唱响。家恒在,爱恒在,祭如在。

       细读作品集《母爱如天》,发现向明在诗歌、歌词及散文等各种题材的创作得到了较为平衡的发展,我由衷欣喜他的创作才能。我相信,以他们的活力和投入的专注,可以预期,在漫长的创作道路上,将会有更加丰硕的成果。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